京華易志1一21   人妻小說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10-14 08:07 編輯
出場人物:
? ?女:金俊卿;劉奕婷;薛薇;
? ?男:陳濤;胡巖
***********************************
? ?? ?? ?? ?? ?? ?? ?? ?(1)(課間驚魂)

下課的時候,劉奕婷向金俊卿使了個眼色,金俊卿只好跟上,兩個人相繼來
到樓層轉角處的廁所,進了同一個坑位。
劉奕婷頓在便器上,掀起站在眼前的金俊卿的裙子,映入眼簾的是潔白的陰
戶,金俊卿沒有穿內褲,她用手指撥開兩瓣可愛的肉唇,露出了那個堵在尿眼上
的白色棒子。
「想放出來麼?」
劉奕婷調皮的問道,金俊卿沒有作聲,只是用手抱住右腿,把右腿蹬在廁所
隔間的墻上,紅著臉望著天花板。
「嗯,一定是還沒爽夠。我幫你加點料吧,不許流出來哦!」
劉奕婷把手指伸進金俊卿的陰道,竟然從裏面掏出一個袖珍的註射器,透明
的粘液滴滴答答的跟了出來。
金俊卿忍著下體傳來的刺激,幾乎快要站不住了,卻絲毫不敢動彈。
忽然她聽到下面傳來嘩啦的水聲,打了一個哆嗦趕忙向下看去,與向上凝視
的劉奕婷四目相對。
「緊張什麼,是人家小解嘛!
劉奕婷調侃道,此時她的手中已經拿著那個從金俊卿尿道中拔出的白色小塞
子,「喏,自己拿著!
聞言,金俊卿趕忙低下頭把那個塞子含在嘴裏。
劉奕婷拔開註射器順手在自己還在尿出的尿液上接了一管,然后接好註射器
。
「主人……打進屁眼好不好……」
金俊卿顫顫巍巍的哀求道。
「好呀!」
劉奕婷把註射器嘴插進金俊卿的尿眼,把裏面的尿液推了進去,一面問道:
「可是打什麼好呢?」
「不要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俊卿夾緊大腿,唯恐裏面的液體流出來。
「不要客氣嘛,小卿卿的要求是一定要實現的嘛」,劉奕婷忽然眼睛一亮,
發現了清潔工人留在廁所角落裏的潔廁靈,于是讓金俊卿把那個遞過來,自己則
沖洗了便器。
接過那瓶潔廁靈,把潔廁劑擠進便器裏面說道:「該你了!
金俊卿放下幾乎發麻的右腿,倒騎在便器上,然后向后趟下來,面部正好朝
向站起來的劉奕婷的陰部,殘留的尿液還在滴下。
劉奕婷幫俊卿調整好位置后騎在了她的臉上,享受俊卿可愛的小嘴的舔吸,
一邊用註射器從便器中抽取稀釋了的潔廁劑,給俊卿註射了三管潔廁劑后,劉奕
婷高潮了,她的陰道中射出了大量的陰精,被躺在下面的金俊卿一滴不漏的全部
喝掉了。
休息了一會兒,劉奕婷看了看手中的註射器說道:「已經弄臟了,再塞進去
恐怕會感染細菌,丟掉的話又有點浪費,怎麼辦呀!
金俊卿聞言,趕忙咽掉嘴裏的粘液,哀求道:「主人,不要了,回去再買一
個吧!
「瞧你說的,現在都提倡節約呢,你怎麼可以如此浪費!」
劉奕婷溫婉的說:「這樣吧,一塊塞進你屁屁裏面,反正裏面的潔廁靈也有
消毒作用」,同時不容分說的把註射器擠進金俊卿的屁眼裏,金俊卿的兩瓣臀肉
伴隨著她的呻吟緊緊夾在一起,可是膀胱裏的尿液再也受不了裏外的擠壓,終于
噴了出來,正好噴在沒來得及躲避的劉奕婷的手臂上,然后四散迸濺,濺了躺在
下面的金俊卿一身。
「臭婊子!」
劉奕婷罵了一句,忽然想起確實是漏了什麼東西。
「狗東西,塞子呢?」。
金俊卿這才想起先前嘴裏是還含著個塞子的,一下子哭了,眼淚像泉涌一樣
。
「完了完了,一定是我把塞子咽下去了,嗚嗚嗚……」
劉奕婷一聽,也著急了,也顧不上剛才尿到胳膊上的事了,趕忙把金俊婷扶
起來,「怎麼這麼不小心的,怎麼辦呀,不會出人命吧!
劉奕婷用被尿濕的袖子擦掉金俊卿最旁的白沫子,接著說「咱們倆請了假去
醫院吧,這問題挺嚴重的!
俊卿點點頭,站了起來,抹下自己的裙子,卻摸到屁股上的突起,為了避免
被人察覺又用手往裏塞了塞。
兩人請假后來到了醫院,掛完號后來到洗胃室卻發現那裏排隊的人盡然不下
十個,深深感到國內醫療設施的短缺,可是也毫無辦法。
兩人正在焦急等待之際,卻聽到有人在叫她們,原來是本系的加權第二胡巖
。
「你們也來看病啊!
「嗯,小金子吃飯的時候吞了塊塑料!
「哎呦,那可不容小覷啊,我幫你找熟人插個隊吧!
胡巖說著轉身進了另一個走廊,不一會兒帶來一個漂亮的女醫生,介紹到:
「這兩個是我的同學,劉奕婷,金俊卿。小劉,這位是薛醫生,你們跟她去吧。

「跟我來吧!
薛醫生招唿道,劉奕婷和金俊卿跟了過去,心想這下可算是脫離一半危險了
。
金俊卿忽然想起來還沒有和胡巖道謝,轉頭望去,卻已經不見胡巖的蹤影了
。
薛醫生帶兩人來到地下三層,一邊和兩人聊著,「這裏是我們研究生實習的
地方,但是設施和技術都不遜于上面的,」
說話間已經來到一個屋子,裏面有一個升降床,薛醫生讓小金躺了上去,用
兩邊的架子固定了她的頭部和頸部,「身體躺平,放松」
薛醫生拍了拍小金的腹部,可是熟不知平躺對金俊卿來說是多麼不容易,那
個突起抵在床面上,進一步頂著充滿液體的腸胃,如果薛醫生知道裏面的液體是
什麼的話會不會大吃一驚呢?薛醫生熟練的降低小金的頭部,撐開的她的嘴巴,
對她的腸胃進行了灌洗,一邊和小劉聊天說「現在的女生是比以前漂亮多了,可
是也要註意自身衛生呀!
小劉起先沒聽懂薛醫生的話,小金卻聽懂了,難受得收縮喉部,可是又被管
子撐開,難受的眼睛裏涌出了大量的淚水。
沖洗完后,小金被從床上的束縛中解下,用手按著屁股后面的裙擺一邊挪身
子,一邊擦去留下的水漬,確信已經擦幹凈后滿臉通紅的正好看見薛醫生用鑷子
從洗出來的東西裏揀出了那個塞子。
「薛醫生一定知道那是什麼」
金俊卿心想,臉更紅了。
薛醫生說:「總算出來了,現在的食堂做飯也真是讓人擔心呢!
兩人附和著,和薛醫生千恩萬謝后,二人逃命似的離開了那個手術室。
卻聽到薛醫生又在叫他們:「哎呀,不要這麼著急嘛,還得給你們開點消炎
藥的」。
薛醫生在桌子上寫著藥方,金俊卿卻再也無法忍耐了,她用手緊緊的堵著自
己的屁眼,幾乎把裙子也塞了進去,裏面的液體還是無法阻止的,一股股流出來
,金俊卿心想著下完蛋了,當薛醫生把藥方遞給她的時候她的左手都是顫抖的。
「呀小金是左撇子,據說左撇子要比一般人聰明呢!
薛醫生說著。
金俊卿卻沒有心思聽,一心只在對抗那些流出來得恥辱,然而薛醫生卻急忙
走出了辦公室,一邊和兩個姑娘說:「我還有其他事,你們去藥方取了藥后就可
以走了,我和胡巖是好朋友,以后常來找我啊。哎呀,看我這笨嘴,瞎說什麼呢
。醫院怎麼能常來呢,呵呵!
說著消失在走廊的盡頭,一轉彎消失不見了。
金俊卿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一下子癱軟地跪坐在地上,腸道裏的液體嘩啦啦
地噴涌出來,流了一地。
雖然早晨的時候金俊卿有浣過腸,可是畢竟過了一個上午,流出來得液體已
經有了些許黃色。
金俊卿可憐巴巴的望著劉奕婷,希望她可以拿出一個好辦法,因為弄成這樣
她也有一半責任,「笨死了,這點都忍不住,弄了一地,這下好了吧,自己去舔
幹凈!
劉奕婷雖然嘴上不饒人,可是終究還是得想個辦法的,等一會兒薛醫生回來
那就不好辦了。
不過小丫頭鬼點子還是真多,一邊拉起癱軟的小金,一邊從樓道裏找到一個
清潔用的小拖把。
把地上的液體中的固體整到一起,然后拿小拖把整齊的拖到了樓道的墻角裏
,拿小拖把把那些穢物蓋住,可是地上還有不少水漬,不盡快處理的話還是會被
發現的,機靈的小丫頭想到了襪子,于是讓小金脫下襪子,加上自己的內褲把手
術室內地板上的水漬擦了幹凈,這才趕忙帶上依舊濕淋淋的小金從消防樓梯爬上
去,心想:「坐電梯的話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就在二人即將走完這段漫長的樓梯的時候,上面的一片光亮中突然走來一個
人影,嚇得小劉和小金幾乎失禁。
「咦,你們怎麼從這裏上來了!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雖然不是薛醫生,可是也差不多——胡巖!劉奕婷支支
吾吾的說:「薛大夫讓小金多運動運動,有益于恢復!
「哦!
胡巖應著聲一面向地下室走去,忽然回過頭來和兩個美女說:「晚上有空一
起吃好吃的麼?」
小金想著這次胡巖也算幫了自己一個忙,也不好拒絕,細聲說道:「唔,今
天多虧你了!
「也就算答應了唄?那就這麼說定了啊!
小金紅著臉低下頭沒有做聲,算是默認了。
樓梯外吹來一陣微風,拂過小金濕透了的裙擺,下身一陣微涼,幸運的是胡
巖已經走下樓梯去了,她拉了下小劉的手說:「咱們快走吧!
「好像有點意思哦?」
小劉嘀咕著。
她們沒敢坐公交,小劉打了個出租車,小金鉆進后座一熘煙奔回宿舍區了。
由于胡巖的幫助,她們回到宿舍的時候距離同學們下課還有15分鐘,她們
倆各自拿了身幹凈衣服趕忙去澡堂做了徹底清洗,那個邪惡的小註射器也被取了
出來,兩顆懸著的小心臟這才算是落了下來。
由于請了假的緣故,二人在午休時間在校園的涼皮店裏吃了點糧食,等到下
午上課時間卻回到了宿舍。
下午的陽光從窗戶照進來,在房間一個背陰的角落裏,一個上下床的下鋪位
上,兩條肉蟲激烈的喘息著,她倆呈69式互相抱在一起,劉奕婷的右手中指插
在金俊卿的肛門裏摳弄著,牙齒輕輕的撕咬著小金從包皮中鉆出來得小肉芽。
左手把一串拉珠一顆一顆的塞進小金的陰道裏,小金則兩手分別揉捏著小劉
的乳頭,將口印在小劉的陰戶上不停的吸啜。
淫靡的聲音在空蕩的宿舍裏回蕩。
「晚上胡巖的約會你去嗎?」
小劉改用手揉搓小金的陰蒂。
小金喘了口氣說:「去吧,已經答應人家了呢!
「胡巖還是個優等生呢,小樣不會是見色輕友了吧!
小劉把小金的陰蒂拉的長長的,然后放手,小肉豆竟然彈了回去。
「哪有,小卿卿愛的只有姐姐!
說著,小金拿起蓄好了電的電極,一端插進小劉的肛門,一端插進小劉的陰
道,只見一股透亮的水柱從小劉的陰戶噴射出來,伴隨著小劉咬住小金的陰唇發
出的悶聲,她們一起達到了高潮。
由于弄丟了塞子,小劉就讓小金用尿道拉珠代替,長長的拉珠一直伸到膀胱
內部在裏面打了彎,走路的時候在裏面顫巍巍的,不停的騷動膀胱壁,小金幾乎
走兩步就得挺下來喘口氣。
小金的陰道和肛門裏則塞進了上午剛開的消炎藥的藥瓶。
小劉則在陰道插了個震動按摩棒和小金一塊在校園裏逛游,等待著夜晚的降
臨。
卻在校園裏碰到了逃課的陳濤。
 
? ?? ?? ?(2)(約會風波)
陳濤也算是校園內的風云人物,身長1米78,打的一手好Dota,掛的
一手好科卻總是可以絕境重生。
「嗨!金俊卿,你們也逃課啦!
「小金病了呢,請假出來散散心!
劉奕婷插嘴道。
「哦?」
陳濤站住腳步,「我還以為你們也不喜歡高等數學呢!
「我不喜歡大物!
小金說。
「英雄所見略同!」
陳濤揚起嘴角。
「你們下午有什麼計劃麼?」
陳濤試探著問。
「暫時沒有,瞎逛游唄!
金俊卿雙腳并列,上身輕微的來回轉動著,看起來煞是可愛。
「不知有沒有機會和金大小姐還有劉大小姐一起打打臺球呢?」
「聽起來不錯,可是小金晚上約了人了呢?」
「額」
陳濤發出短暫而難過的降調。
「不過我可以和你去,正好省的去當電燈泡了!
三人聊了會兒決定一起去旁邊的公園消遣日落前的時光。
坐在小湖邊的石頭上,逆著光,看到小金柔順的長發隨風微微飄起,臉上微
微的紅潤,陳濤不禁發出感慨:「真美啊!
可是此時三人的心境卻截然不同,小金在全力對抗來自下體的煩擾,小劉的
心中似乎有一些酸酸的味道,對于陳濤飄然物外的閑暇,她們就要糾結多了。
小金的手機打破了這尷尬的沈默,接過電話后小金和小劉便去尋找胡巖,而
再次獨自一人的陳濤則踱步到食堂等著吃飯了。
胡巖帶著小金來到了一個愜意的咖啡店,上面寫著《雕刻時光》,多麼文雅
的名字,二人絮絮叨叨的談了好久,中間小劉自討沒趣的打了好幾次岔子。
就在二人打算回校時,胡巖扔在桌子上一包東西,塑料袋包裹的,似乎是白
乎乎的布制品。
二人莫名其妙的看著桌上的東西,只聽胡巖說道:「薛醫生在你們走后發現
了這些東西,你們真是讓人無話可說呀!
言畢,只見二女的臉蹭的一下就紅了,就像在上面摸了口紅似的,支支吾吾
的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就在這個時候當啷一聲,消炎藥瓶從小金的陰道裏滑出
,掉在了地上,黏煳煳的留下一條濕濕的印記。
胡巖看了下那個掉出來得穢物,用手托起小金的臉龐,柔聲道:「晚上多陪
陪我我就當什麼也不知道,好不好呀~」,言語之中充滿了輕佻。
小金本就是好色之徒,遇到此事也別無他法,事到如今只好隨他而去,只留
下呆若木雞的劉奕婷坐在原地,一直到打佯的服務生來喊她,她才魂不守舍的走
回宿舍去。
她答非所問的室友聊了會兒,鉆到廁所的隔間去了。
當胡巖把金俊卿帶到賓館,剝下她那多余的外皮后,發現了尿道裏伸出的淫
具,小金一緊張,一股尿液從淫具的間隙中噴灑出來,一下一下,就好像射精一
樣。
胡巖驚呆了,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女生的下體,可是這樣的玩法還是頭一次
見到,而且似乎還是女生自己弄的。
他用手指攥住拉珠的外部,一顆一顆的從小金的尿道裏拉出來,每拉出一顆
,就伴隨著一股洶涌的尿液,當全部拉出來后,淫具的長度再一次讓胡巖咋舌,
而小金也達到了今夜第一次高潮,淫水尿液一塊從下體噴了出來。
胡巖的小弟弟騰的一下站了起來,變得又粗又大又硬,胡巖索性不脫鞋了,
直接站到床上,蹲下來騎在小金的臉上,紫色的陰莖剛好伸到小金的面前,從馬
眼流出一滴透明的粘液。
胡巖把龜頭在小金的鼻尖上畫了個圈,然后抵在了小金的嘴唇上,男性特有
的氣味不可抵擋地涌入小金的鼻子,小金會意的把胡巖的陰莖擎在嘴裏,舌頭不
停地在上面打轉,將口腔內部的內柔緊緊地擠壓在胡巖的分身上,可是胡巖的陰
莖竟是那麼長,小金堪堪吞掉了三分之一,胡巖感覺不過癮,跳下床來,讓小金
龜爬在床上,頭部微微擡起,捋順了食道,再次把巨大的陽具插進小金的嘴裏,
前后攪動了幾次,待有了明顯的水聲后在小金吸氣的空蕩一口氣插進小金的喉嚨
,喉嚨的嫩肉從來沒有受過如此的刺激,本能性的激烈地收縮著,竟然使得胡巖
直接射了出來,胡巖的陰莖一跳一跳,小金的脖子一抖一抖,兩個人你來我往,
似乎打擊樂一般,煞是好看。
當胡巖從小金嘴裏拔出略微軟化的陰莖的時候,小金那無辜地眼神向上望著
,眼白充滿了血色,一股股淚水從眼中涌出來,順著眼角滑落了下來。
一陣騷味從身下傳來,打破了片刻地寧靜,雖然胡巖不是第一次玩女生,可
是第一次和自己玩就尿在床上的女生當數頭一次。
男女氣息混雜在一起,襯托著那誘人的臉龐,不禁讓人想要看看這樣的美女
有著什麼樣的陰部。
胡巖一把將小金推倒在床上,抓起小金留在床邊的兩只小腳丫,向上提起來
成為一個大大的V字,小金的陰戶映入眼簾,稀疏的陰毛向兩邊微微卷起,顯然
精心修理過的樣子,肉肉的陰唇緩緩張開,吐出細細的透明粘液,順著粘液有一
個緊致的小菊花盛開在兩瓣臀肉間,大腿的背面則顯得有一點粗糙,長年坐壓的
部位有著較其他地方更深的顏色,紫色的小菊花翕動著,褶皺在小金的收縮下顯
得更加有質感。
「你還是不是處女?」
雖然已經了解了金俊卿的淫蕩,可是胡巖還是抱有一絲希望。
果不其然,只聽小金喘息著答道:「生理上是不是處女不好說,可是你是人
家的第一個男人!
如此淫蕩的小妞沒有找過男人,著實難以讓人詳細,不過事到如今,小金似
乎沒有騙自己的必要,胡巖一鼓作氣拿下了這塊屬于自己的陣地,在上面縱馬奔
騰。
就在小金和胡巖暢享魚水之歡時,劉奕婷也沒有閑著,她蹲在廁所的坑位上
,一只手抓著剛從陰道拔出來的電動陽具在嘴裏吸啜,另一只手則在濕潤的肉瓣
間摳弄。
小劉心想著自己心愛的小金被一個男人帶走了,內心難免有一點不甘,可是
卻沒有別的辦法,只好在廁所的隔間裏,嗅著這別樣刺激的味道,回憶二人一起
經歷的種種,眼淚竟掉了下來。
陰戶的水越來越多,手指已經無法滿足身體的需要,她從嘴裏拔出電動陰莖
塞進熱身完畢的陰道,飛快地抽插起來。
另一只手使勁地搓弄著早已勃起的陰蒂,空虛的嘴巴少了小金的柔舌竟然難
以達到高潮。
折騰了將近一個小時,蹲得兩腿發麻,髀肉酸疼,卻仍然沒有收獲想要的高
潮,劉奕婷現在的樣子一定會被當成女鬼吧,頭發四散開來,沾在被汗水浸濕的
身體,由于連續的自瀆,眼睛裏的血絲仿佛一夜沒有睡覺一樣。
「小金要是在就好了,」
劉奕婷喃喃自語道,陷入了深深的回憶。
那是剛剛入學沒多久,分在一個宿舍的兩個女生承受著初離家門的孤獨而成
為了形影不移的好朋友,一次偶然的手淫使小劉在廁所的隔間發現了同樣在手淫
的小金,本來迷迷煳煳的她心跳驟然加快,用顫抖的手敲開了正在手淫的金俊卿
的門,佯裝要挾,她把陰部騎在蹲在坑位上的小金的臉上,第一次感受了被人口
交的奇妙。
四手一口,讓她經歷了人生最爽的高潮,可是那些都成為了過去,明天是不
是還可以擁有小金溫熱的軀體與嬌舌都成為了未可知的考驗。
從回憶中醒來,小劉的身體也得到了放松,體力,得到了恢復,她下定決心
一定要獲得高潮,否則今夜恐怕難以入睡了。
她用口水蠕濕左右手手指,先將右手中指插入屁眼,然后用無名指和小指替
換出來,再把左手的無名指和小指也塞進屁眼裏,起先不是很容易,小劉又加了
點口水,像大便一樣放松自己的肛門,這才把左手的兩個手指塞進了屁眼裏,然
后左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摸進自己的陰道,兩只手這樣塞著下體前后交錯的移動,
為陰道和肛門同時帶來巨大的刺激,兩個大拇指夾弄著小陰蒂,快感指數直缐飚
升,可是嘴巴仍然是空閑的,小劉想到了廁所后面沖洗的按鈕,可是那裏實在是
太不衛生了,可是自己卻又如此的饑渴,思想作著激烈的斗爭,雙手的交互也越
來越快,甚至肛門和陰道的嫩肉都有一些發疼,就在小劉的嘴巴即將印到沖洗按
鈕時,她高潮了,連續不斷的陰精和尿液一塊噴射出來,她癱軟的向前倒去,卻
突然發現沖洗按鈕向自己的嘴巴突來,她趕忙別過臉,卻用側邊撞在了沖洗按鈕
上,兩腿噼開跪在坑位兩邊,屁股直接跌進陶瓷的坑位裏,冰冷的水流沖刷在剛
剛高潮的陰部,竟然讓小劉達到了Combo高潮。
與此同時,胡巖的陰莖在小金的陰道裏抽查了百十來下,越戰越勇,一不留
神竟然插進了小金的子宮,小金的子宮從未經受過這樣的刺激,激烈的痙攣著,
她眼睛上翻,淫水橫流,胡巖把手指扣進金俊卿的嘴巴裏,射出了一股濃熱的精
液,這段淫亂游戲終于告一段落。

 ? ?? ?? ?? ?? ?? ?? ?(3)(可怕的組織)
話說自與金劉二女生別過后,陳濤一人獨自來到食堂,趕上放學的人潮,和
眾人在三樓角落占了一個桌子,邊吃邊聊了起來。
「高數老師真絕了,」
徐水華說道,吃進嘴裏的飯粒甚至噴了出來「每一行發一個紙條,然后寫上
她看到的人數,這樣就不能代簽到了!
「那我豈不是悲劇了?」
陳濤一驚。
「濤神果斷悲劇了!」
大寶君接到,言語之中不乏慶幸的味道。
解下來得談話陳濤沒有聽進去,他的思緒此時已經飛到九霄云外了,他淡定
地自言自語道:「哎,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呀!
飯飽話畢,眾人相隨向樓梯口走去,這時一個高挑的女生掀開門簾從外進來
,蹬蹬的高跟鞋聲攜著陣陣幽香吸引了眾人的註意,陳濤伸手去推門簾卻觸到一
個軟軟的物體,起先一驚,覺得不是門簾,用手捏了捏,更加確信不是門簾了,
這才回頭過去看看這是個什麼東西。
只見手中捏著的竟是一個穿著鵝黃色裙子的女生的胸部,瞬間冰了,也忘了
把手放開,只是沿著胸部向上看去,一個撅得通紅的小臉蛋帶著怒色瞪著陳濤,
陳濤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失禮了,趕忙把手放開,嘴裏不住的說著道歉。
然而這個女生并沒有像眾人預料中的那樣大發雷霆,而是低下頭從眾人的間
隙裏穿插了過去,臨走竟又回過頭來瞪了陳濤一眼。
眾人一下子又充滿了話題,說那個女孩子看上濤神了云云。
而陳濤則沈浸在對剛才那難忘的瞬間回味之中,「實在是太美妙了!」
這時徐水華打斷眾人說道:「不要亂嚷了,剛才那個女生似乎是黃大公子的
女朋友薛薇!」
聞得此言,眾人一下子安靜下來,默不作聲了。
陳濤道:「什麼人物竟嚇得你們如此屁磙尿流?他會打Dota嗎?」
同時揮舞著手臂叫嚷著「一記風暴之錘定打得他媽都不認識他!
眾人各懷心思的笑了笑附和著,再次熱鬧了起來。
一眾人等進到宿舍大門后就再也沒有出來,待到夜色降臨之后,校園內的人
越來越少,最后安靜了下來。
這時卻見女生宿舍樓背光處的一扇窗戶鉆出一個白色的身影,雖然光缐不是
很明亮,但是雪白的顏色還是很明顯,只見那女生先是扔了一些東西出來,然后
蹲在窗戶上,慢慢把腳探下來,用手攀著窗沿,慢慢滑下來落在草坪上,拍打了
拍打前身的灰塵,從地上拾起東西套在腳上似乎是穿上了一雙鞋子。
隨后挎起一個背包,小心翼翼的沿著墻根走出了宿舍區的視缐。
仿佛放心下來,大膽地邁開步子,高跟鞋有節奏地敲擊著地板,在鋪滿月光
的路上向著地下車庫的入口走去,卻沒有發現身后有一個身影竟然小心翼翼地跟
隨著,這個人竟是劉奕婷!原來劉奕婷Combo高潮后竟然迷迷煳煳的睡著了
,一直到有人在廁所裏窸窸窣窣地移動,她才被驚醒,起先聽得這個聲音不太正
常還當是女鬼作怪,嚇得汗毛都豎起來了,可是后來那個聲音在廁所來回走了幾
趟,竟然跳到窗戶外面去了,不禁十分好奇,也不知中了什麼邪,竟鬼使神差地
跟了出來,然而劉奕婷做夢也不會想到,這將是她人生的一個巨大轉折。
劉奕婷跟著白衣那女子來到地下車庫的入口,車庫通道安靜地可怕,白衣女
孩也捏著腳步,不再發出鏗鏘的腳步,可是仍有腳步的回聲從通道裏傳出來,再
往前走的話恐怕再耳背的人也能聽到身后的腳步,劉奕婷決定等到那個女生在下
坡的通道裏拐了彎,這才脫了鞋子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待到拐過彎子向下望去
,卻找不見了那個女孩的身影。
「莫不是真的是女鬼?」
劉奕婷一下子緊張起來,同時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
忽然間,腳下有東西絆了她一下,劉奕婷先是一驚,心跳驟然加速低頭看去
竟是一雙女用的高跟鞋,緊挨著鞋子旁邊的墻根下還整齊的擺放著一個挎包和一
件疊好的白色連衣裙!當金俊卿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光著身子躺在柔軟的大床
上,想起了先前的溫存,心中不禁澎湃,一下子坐起身來,聞到下體傳來的陣陣
騷味,臉也紅了,害羞得唿了一口氣,環顧四周看了下,卻發現胡巖不見了蹤影
。
心中很是吃驚,又覺得有一點尿急便去衛生間小解,取來淋雨噴頭將味道濃
郁的下體做了簡單的清洗,照著鏡子整理容裝的時候,發現洗手池上放著一個紙
條,上面寫道:「有急事出去了,房錢已經付了,早晨可以免費叫餐,明天課上
見!鷰r!
金俊卿心中暗暗埋怨著,卻忽然想起自己屁眼裏還塞著一個消炎藥瓶,只好
用手指蘸了點口水從后面伸進去找,卻什麼也沒有摸到,心中一驚,于是蹲下來
左手也從前面探到那個緊致的小口,先插了進去,然后用食指和中指撐開一條縫
隙,右手中指更努力地向裏探去,腸子也作大便一樣用力,這才堪堪碰到藥瓶的
一角,可是卻根本無法抓住。
金俊卿的手指在屁眼裏掏呀掏,蘸了的一點口水很快揮發和吸收掉了,金俊
卿只好把手指再次放進嘴裏濡濕,可是藥瓶卻又不見了蹤影,手指摸了半天都只
有肛門的嫩肉,金俊卿覺得有一點空虛,雙膝跪在地上,在右手扣挖屁眼的同時
,左手開始撫摸著瘙癢的陰戶,結果發現不知不覺中陰戶竟然吐出了大量的粘液
,也不知是前半夜胡巖留下的還是自己的分泌能力真的這麼旺盛,小金的手指沿
著陰唇的外緣劃了一圈,身體一個哆嗦,肛門隨之收縮,緊緊的夾了夾肛門裏的
手指,肛門的肌肉和手指對抗著,小金的唿吸越來越急促,小金把兩個手指塞進
了陰道,濕濕嗒嗒的抽插,淫靡的水聲接連不斷的傳來。
又覺得胸部有些空閑,幹脆分開膝蓋俯下身來,將雙峰壓在流了一灘的淫液
中,額頭低下來抵在地上,屁股在手指的牽引下高高撅起,陰道的抽插加速,嗓
子眼裏低低地吼叫著,來回數十下竟然達到了高潮,陰精從她倒支的身體發射出
來,經過一個漂亮的弧缐射在了洗手間的外面,好像發射高射炮一般,這個時候
如果衛生間外恰巧有一個男士在觀看的一定會一柱擎天,然后沖進來把她幹掉。
可是這個房間裏只有小金一個人,小金一個人在高潮的余韻中遨游著,小臉
蛋無意識的在自己留下的淫液裏蹭著,仿佛一只小母狗在討地板主人的歡心。
休息了一會兒,陰道裏的手指竟再次鼓搗起來,她微微擡起頭,屁股依然高
蹺著,唿吸加速,隨著左右手交錯的節奏,輕輕地呻吟著,她的臉越來越紅,眼
白充滿了血絲,眼睛也開始突出,舌頭一點一點地從雙唇間伸出來,先是舔了下
嘴唇,繼而向那攤淫液伸去,金俊卿竟要舔自己的淫水!舌頭與地面的距離在拉
近,股間的雙手在加速,就在小金將要舔到自己的淫水的時候,陰道中抽插的手
指已經不只是一般的節奏了,幾乎變成了瘋狂的打樁機,仿佛要將那柔嫩的肉穴
破壞掉一樣,插在屁眼裏的手指也抽了出來,改為揉捏自己的乳房,她用勁的揪
著自己的乳頭,未及舔到陰液,率先達到高潮,這個時候小金的陰道勐地張開,
裏面鮮紅的嫩肉向外擠來,卻只射出單薄的一泓,然后又收縮起來,然后再次張
開,可是卻沒有了液體,只有那抖動的嫩肉述說著金俊卿燦爛地高潮。
她徹底地攤了,倒栽在充滿騷氣的液體裏一動也不動。
同樣未眠的還有我們可愛的陳濤同學,他打了一夜的Dota,渴望突破1
800的界限,這樣他就可以進到一房了,然而世事總是未能如愿,身伐體困的
他竟使自己跌到了1700以下,郁悶之中只好開了A片的下載從宿舍出來在水
房透氣,望著窗外皎潔的明月照耀著空寂無人的校園,感慨萬千。
自從愛上了Dota,把周圍的一景一物竟忽略得一幹二凈,人也變得困伐
,只有當自己再次面對那個激動人心的界面的時候才會亢奮異常,自己這是怎麼
了?像吸食尼古丁一樣上了癮麼?來大學快一年了,自己卻連一個女朋友也沒有
交上,身邊已經有不少成雙成對了呢。
想到女朋友,陳濤想起了下午的金俊卿迷人的臉龐,想到了似曾要勾引自己
的劉奕婷的調皮,想到晚餐時摸到的酥胸。
「質感真的不錯呀」
陳濤想到,「不知道金俊卿的乳房和下午那個女孩哪個更豐滿呢?」
「太豐滿也不好,夠用就好了,能捏能看能吸就好了!
「要是還能吸出鮮嫩的乳汁那就真是妙不可言了!
陳濤回憶著看過的A片,接連的放飛自己的淫思。
「小金她們在幹嘛呢?」
「一定是在睡覺啦,人家可不像自己這樣放縱自己的欲望,玩命似的打Do
ta!」
「Dota是什麼?不過是一個電子游戲罷了,若幹年之后也許也就無人問
津了,到那時自己又會在什麼地方?幹著什麼事?仍將會是一個人嗎?」
陳濤的意淫讓他莫名地失落,總覺的生命似乎缺少了什麼。
就在這時,窗外明亮的柏油路上想起了嗒嗒的高跟鞋聲。
評論加載中..